詩(shī)詞詳解:感遇二首(張九齡)

作者:搜韻工作室

解題

張九齡,字子壽,韶州曲江人,故人稱(chēng)為“張曲江”。韶州曲江即今廣東韶關(guān)。武周神功元年擢為進(jìn)士,玄宗即位后,累官至中書(shū)侍郎同平章事,遷中書(shū)令。后遭李林甫讒毀而被貶為荊州長(cháng)史。

本詩(shī)題作“感遇”,原作“感寓”,意即有感于心而寓于言以攄其意也。張九齡作有《感遇》十二篇,但應非一時(shí)所作,而是后人收集命名。

其一

蘭葉春葳蕤,桂華秋皎潔。

欣欣此生意,自爾為佳節。

誰(shuí)知林棲者,聞風(fēng)坐相悅。

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。

注釋

葳蕤:王逸《楚辭注》:盛貌。

林棲:《晉書(shū)》:不追林棲之跡。

本心:《三國志》:豈自遭之而違本心哉?

葳蕤語(yǔ)出《楚辭》 “上葳蕤而防露兮,下泠泠而來(lái)風(fēng)”,意謂草木華葉繁盛之貌。欣欣承蘭葉、桂華而來(lái),當本自陶潛《歸去來(lái)兮辭》:“木欣欣以向榮?!敝^蘭桂峻茂有生機。林棲者即山林隱者,林棲語(yǔ)出《晉書(shū)》“不追林棲之跡”。本心一語(yǔ)或本《三國志》“豈自遭之而違本心哉”,于草木為天性,于人當指志向、本愿。

講解

此詩(shī)為詠物詩(shī),以蘭桂自比,寫(xiě)物即是說(shuō)人,說(shuō)人亦是詠物,人物不分,方為佳構。

詩(shī)前四句借物起興,言彼蘭葉遇春而茂盛、桂花經(jīng)秋而綻放,物各得其時(shí),欣欣然有生意,自然成佳節。

后四句用賦筆,謂幽棲隱者聞蘭桂得時(shí)而發(fā),心生喜悅,遂生感慨:草木榮枯自有本心,而不求美人攀折。用“草木”二字扣住前四句以為照應,末句轉筆跌出正意,以明其寄志幽棲、無(wú)心用世,更不求君主引用。

其二

江南有丹橘,經(jīng)冬猶綠林。

豈伊地氣暖,自有歲寒心。

可以薦嘉客,奈何阻重深。

運命唯所遇,循環(huán)不可尋。

徒言樹(shù)桃李,此木豈無(wú)陰。

注釋

江南有丹橘:屈原《橘頌》:“后皇嘉樹(shù),橘徠服兮。受命不遷,生南國兮?!?/p>

經(jīng)冬猶綠林:李尤《七嘆》:“梁土青麗,盧橘是生。白華綠葉,扶疏冬榮?!?/p>

地氣暖:曹植《橘賦》:“背江洲之暖氣?!?/p>

歲寒心:李元操《園中雜詠橘樹(shù)》:“自有凌冬質(zhì),能守歲寒心?!?/p>

運命:李康《運命論》:夫治亂,運也;窮達,命也。

循環(huán):司馬遷《史記》:“三王之道若循環(huán),終而復始?!?/p>

桃李、無(wú)陰:《韓詩(shī)外傳》:“夫春樹(shù)桃李,夏得陰其下,秋得食其實(shí)?!?/p>

講解

此首亦是借物起興,且通篇用屈原《橘頌》之意。

前四句詠丹橘,言丹橘生于江南之地,經(jīng)冬而不凋殘,非為江南氣候溫暖,利其生長(cháng),而是丹橘性本貞固,若松柏懷歲寒之心。

“可以”句收束上文,“奈何”句一轉,引出下文感慨,為一篇之樞紐。以橘性嘉美,本可薦于賢君圣主,無(wú)奈為重重宮室所阻隔。亦如作者,遵道秉德,志行高潔,卻遭小人讒毀,不得伸展抱負,不禁自問(wèn)何以至此?蓋人之窮達遭遇,皆系乎運命,循環(huán)無(wú)盡,非人力可強求。

末二句則有不盡之意,故以桃李為陪襯。人皆喜種桃李,以其能成陰,然橘樹(shù)亦能成陰,不過(guò)早晚先后不同而已。此則亦從“運命惟所遇”而來(lái),既知物各有時(shí),則秉持志節、樂(lè )天安命而已。

我要分享這篇文章